Мы обратили внимание, что Вы используете неподдерживаемый браузер. Веб-сайт Tripadvisor может отображаться неправильно.Поддерживаются следующие браузеры:
Windows: Internet Explorer, Mozilla Firefox, Google Chrome. Mac: Safari.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 Изображение Le Mandarin, Марсель

Фотография: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Из отзыва ": 非常回味的餐廳" об объекте Le Mandarin

Le Mandarin

79 отзывов
№ 963 среди 2253 ресторанов в Марсель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從科隆到馬賽此行走了上千公里,同行的親戚朋友中竟然最有「中國胃」的是本人的鬼佬老公,因此每一站都有幫襯當地中餐館,原本以為在歐洲很多中餐館的應該食材所限所以味道服務過得去就這樣,但這次應該是繼上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唐人街吃到的正宗粵菜後,最最最驚艷的一次,特別薑蔥炒澳龍,炒出了地道的廣州宵夜的味道,還有蒸魚也是驚艷了我,因為這是用新鮮魚的,沒有雪藏的的味道(久住海外的朋友肯定懂得這份無奈),最讓我值得一提的就是蒸魚用的豉油簡直是靈魂,圖中生蠔的海水味讓我回味無窮,那碗麻醬拌面是跟我在北京吃過的一樣味道的,然後我覺得鍋貼是必點的,因為我見到貌似每圍台的人都有點,所以我也沒有錯過了,此外獅子頭,味道是非常可以的,但份量有些太實在了,我不知道是同行誰的主意竟然每人點一份獅子頭,獅子頭最後是吃不完的。我是參觀老港時被大招牌和創業那年份吸引上去的,但門口有些難找以及要上二樓沒有電梯,對於我這種懶爬樓梯的人的確有些美中不足。
Бронирование столика
2
вт, 26.10
20:00
ИЛИ
Заказать доставку

Другие недавние отзывы

Le Mandarin: Вы бывали здесь? Поделитесь впечатлениями!